Yofy林

最近沉迷无限组绿紫及紫总受,另外吃的是N团绿紫和v团紫受,另兴趣杂,三月热度。专业美术相关但热爱写文和不合格翻译。

【顺懂】旅行(上)

感谢上百个小红心!谢谢大家支持!这是另一篇文章,人设是两人退役后;本来滑雪那篇是准备一发完的,结果大家包括我亲友都说求后续,那篇也会更的,想讲讲李懂侧的想法和后续发展。每次都是一敲完直接发,欢迎捉虫!求大家在评论里和我交流交流!我会非常感谢的!





太热了。
李懂烦躁的觉得。热得似乎像是还是身处在干燥高温的沙漠,眼前还有枪林弹雨一刻不能喘息。他强迫自己睁开眼,偏了一下头,发现天色已经有些亮了。

还好,迷迷糊糊中的他心情不禁好了一点儿,为这烦躁中的一点点儿值得开心的事:醒来不是充满未知的黑夜太好了。然后才慢慢的转醒,哦,那天色并不是以前执行任务时的野外,而是在宾馆。
还是在欧洲的宾馆,大冬天的没有暖气只有空调,热风也不算好,昨晚洗完澡出来还是挺冷的……等等,那怎么这么热?

反应过来才发现眼前的被子似乎厚的有些异常,还特别紧。
李懂迷糊的不耽误手指使力气,抽了好几遍被子都拽不起来。他有点烦的又拽了一把,居然拽到了一个有点硬度的东西。李·有时候会被吓到就震一下·懂被吓了一跳,赶紧又摸了摸才发现是顾顺的胳膊。

嗨呀好烦呀。顾顺颇有些霸道的又给他糊了一层被子,胳膊还用力地箍着。
他热得不行,一瞬间又觉得幸福的很。但是李懂还是有点小报复心的隔着被子扭了一把顾顺的胳膊,就这么热着又睡过去了。


这种小插曲对李懂来说经常是第二天清醒后就会忘掉的东西,所以凭借着多年如一日的良好生物钟,两人早早地差不多时间都醒了。

——之前在家里李懂谈起这件事时还说,你看,不在前线这么多年,咱还跟当初保持一样的习惯。


顾顺懒洋洋的侧躺在沙发上,手肘托着腮,有点含混不清地道:“哪一样了?”

李懂:“睡觉习惯啊。”

顾顺抬眼看了一眼坐在书桌前捧着相册的李懂,一下躺下,两手背在脑后舒舒服服地才道:“小李同志啊,咱当年那行军床宽窄撑死了不到一米,哥想抱着你睡觉那都是有心思没条件啊,哪像现在……”
说罢居然条件反射地看向李懂准备随时住嘴。


李懂没抬头都知道顾顺一副家教很好的样子看着他。他目光没从看着的相册上挪开,笑着倒没反驳他。

哎人不能老怀念当初啊,一开始怀念就显得自己老了。———


李懂眨眨眼,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的状态,唯一不大习惯的则是不同于自家的天花板;
他们住的这间房间是欧洲郊外的一栋民居,房子整洁舒适,就是精致的欧式花纹壁纸,又软又大枕着不舒服的枕头,和同样软的不像话导致睡起来腰痛的床垫,提醒着他们这是不同于他们习惯的环境。

要说提出要去欧洲旅行这个主意的人,其实还是顾顺。用他的话讲就是:“这么多年咱俩净去穷地方边打枪边约会了,现在闲了那不得去点好地方享受享受?!”

再说顾顺有个小心思,罗星现在在体制里呢,不退休甭想轻易拿到护照自个儿出国玩儿!

李懂表示“你这都多少年了,不当狙击手了还跟星哥处处较劲呐?”

“嗨”,顾顺也照常嘴硬,“这不罗星先跟我显摆体制内,待遇好,什么吃饭买东西,连去动物园都是免费的,我这不得也给他看看我们俩小日子过的不差吗。”

李懂想起两人一见面也学着不直接怼,而是拐着弯儿说酸话恶心对方,心里觉得好笑,同意了来欧洲玩一圈。

他没跟顾顺说的是,他也想把这趟当成多年之后补上的蜜月旅行。
俗气,却让人开心。

【顺懂】滑雪

想写一个在陌生的领域无所适从的精英顾顺w本来想安排两人还是军人身份休假去,但是查了一下发现特种兵真的太厉害了,无论什么方向(包括滑雪)都有过训练,连原来剧情也是顾顺比李懂滑索滑得快看着后面李懂叹气ww


顾顺在真正踏上雪地之前,没有想到周遭环境这么的震撼。
要说对于一个东北人来说,下雪并不罕见,而且大雪更是年年有,要说他只不过是因为换了个地方就因此震撼,那倒是夸张了;只不过冬天家里大雪下的再厚,那也是穿着棉鞋在里面趟来趟去,要不就是有情趣的打个雪仗,跟雪那是在玩耍。
而现在,则是第一次穿着厚重奇异的滑雪鞋拽着有些分量的滑雪板,在有一半都是人造雪的硬雪地里,跟雪奋斗。
顾顺叹了口气。因公事陪着合作伙伴到欧洲出差,恰好离着雪场也近,合作伙伴又有这兴趣,打包票自己没教会了小一百那也是教出过二位数的朋友,便一起来号称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滑雪场滑雪去了。

可叹他想的可美,真正坐着缆车上到山上,顾顺一下缆车便出溜摔了个大跟头,他人高马大重心偏高,使了不小的力气都站不起来,连声叫他合作伙伴,可打眼一瞧,平日里严肃端庄的社会人打着呼哨一溜烟不知滑哪儿去了。
得,顾顺小声嘟囔一声,看了周围的人怎么滑,好不容易积攒了点信心,再往下白茫茫的山坡一看,又有点心惊胆战。
他好歹用的是最简单的双板,心里想着哥什么不会学习能力那么强长得又帅钱又多滑雪那不是分秒的事儿!也学着旁边的人两脚内八,拉开架子就向下滑。

不到10分钟摔了至少五个跟头的顾大帅哥表示自己想太多了。

感觉自己膝盖都摔青了的顾顺自己一个人还不忘跟自己一人在那啰啰嗦嗦:“哎哟我的妈呀哥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唰地一声,顾顺只见自己面前停了个用单板滑雪的人。

“中国人?”那人用不大的声音问了一句。
顾顺抬头,是个年轻的大眼睛男孩儿,低着头问他。
“唉对对对,”顾顺刚刚净见金发碧眼的一圈老外了,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禁一乐,一笑露出俩虎牙。
他伸出手,以为那站他面前的男孩来扶他,结果没想到那男孩一脸认真的跟他说:“一看你就不会滑雪,既不会刹车,连摔跤怎么摔都不知道,到这里来干嘛,对下面的人很危险的!”

顾顺一愣,瞅着那男孩儿一脸认真微微皱眉的神态,也没生气,挑着眉道:“那你教教我好不好?”

那男孩儿歪头看了他一眼,居然也没说不好, 啪啪两声把鞋从单板上卸了下来,低着头看顾顺说:“你这样确实不安全。那你要能靠自己从地上站起来,我就教你。”

顾顺还充满自信的向他展眉一笑,结果没想到折腾到防水的滑雪服里都有汗了,他还做不到站起来。那男孩儿终于忍不住指点他:“撑着你的手杖从单侧撑起身体……”

顾顺试了一下果然顺利站起来了,有点小兴奋的看着那男孩儿说:“哥学习能力还不赖吧?”

那男孩儿点点头,露出了两人见面后第一个小小的笑容,道:“还行,那我开始教你姿势吧。”

顾顺伸出刚刚就被晾一边的右手,“还不知道老师叫什么名儿呢,我顾顺,顺利的顺。”

看着像刚成年的男孩儿这才握了一下他的手,隔着两层厚厚的滑雪手套,也觉得对方窝的力气极大:“我叫李懂,懂事的懂。”
顾顺猜对方是个在当地上学的小孩儿,却也叫着“李老师来教教我呀”的叫的毫无心理压力。

这个小男孩儿--现在得叫李懂了--就像他对顾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又认真又负责,神态成熟的像个小大人。
顾顺被李懂指着学着怎么正确的摔跤,怎么样是正确的姿势,怎么样刹车怎么样转弯的过程中,还能一心二用抽个空来观察旁边的小老师。看他认真的大眼睛和说话时就放松挂着笑的嘴角。

终于在一次成功的刹车后,顾顺停下来扶着腰和李懂平视:“唉,老师啊,哥这滑得挺有起色吧?”

李懂瞟他一眼:“早着呢顾同学,终于学会刹车不过是你的第一步。”

顾顺盯着他漂亮带着笑意的眼睛,心想这小孩长得真是好看,一开始严肃的时候就清秀,现在对自己一笑更是好看的眉目含春。想着就脚下不禁一滑,手也不老实的往在下坡的李懂身上扑:“哎呀站不稳啦—”还只穿着滑雪鞋站在雪地里的李懂自然不像在板上移动的那么快,伸手想扶住顾顺,结果重量级不在一个级别的李懂被带的跟顾顺缠在一起摔在了地上。

顾顺缠着李懂一起摔在地上,也甭提什么正确姿势了,又一下跪在地上,伏着身子看仰躺在地上的李懂。李懂在摔得时候短暂的闭上了眼睛,现在被疼刺激的颤了两下睫毛睁开眼睛看向上方;不过几秒的时间,因顾顺死盯着李懂的脸,那几下颤抖仿佛是慢动作映入顾顺的眼睛,顾顺看清这男孩儿眼上一颗小痣,还有又长又浓密的睫毛颤动着,像是在骚动着自己的心脏。

顾顺一边对自己无声地唾弃着种马思想哎人这还是个小孩哥简直不是人,一边还是死盯着身下人的脸。

李懂看清现在是怎么个姿势,居然脸红了。
伸手便要推双手撑在地上的顾顺起来。顾顺仿佛福至心灵,比在商场上勾心斗角还要快的作势一倒:“哎呀李老师真不好意思,我跪着起不来~”

随着顾顺离自己的脸距离越来越近,李懂的脸也越来越红,但是还是信以为真的赶紧爬起来,想要帮顾顺解开鞋和板子的机关,想让他站起来。

顾顺眯着眼看着李懂脸上还有没消去的红晕,手上还帮着自己下板,露出了一个游刃有余的笑容。

之后顾顺好好跟着学,再没做什么妖,凭借着强大的学习能力居然也很快的熟练掌握各种姿势,李懂不禁也赞叹这看着就像成功人士的人吧什么专业都学的又快又好。

顾顺拉着李懂的手是左捏右握:“哎呀今天真是多亏了李老师,你看哥这技术真是一日千里!真得请李老师好好吃个饭!你看你也没正经好好滑。”

李懂想抽自己的手居然一下没抽出来,别过脸道:“没事,我自己滑也没什么意思。我滑得又快,这几圈一会儿的事。”

“嘿李老师滑得快这可就是在嘲讽哥了昂,这不得比试比试!”顾顺握紧滑雪杆居然也向李懂挑衅地一笑。

李懂向他活泼地一笑,帅气的快速登上单板,唰的一秒就滑出去了一大段距离,绕了一个S形后,停下转身,看着顾顺歪头调皮地笑着,仿佛在说你看我滑得快不快。

顾顺捂着自己的心脏。

天哪,这小孩儿,太可爱了,直击哥的心脏。哥简直是在犯罪。





在滑得天快黑的时候顾顺邀请李懂和他一起进了附近一个小酒馆去喝点酒暖暖身子。

顾顺看着摘下滑雪镜和帽子居然更显小的李懂,迟疑着问他:“你是在这儿留学吗?上大几啊?”

李懂看他一眼,抚摸着低下眼睛看着装着热红酒的杯子,“大二”。


之后两人相谈甚欢,顾顺一边心想着罪过罪过一边还是看着李懂饱满的唇瓣心里开心的不行。

一天没见着顾顺的合作伙伴进了小酒馆才想起晾了他一天的事实,过来就赔罪想带着顾顺去点当地饭馆赔个不是。李懂看着没什么不快的慢慢喝着热红酒,抬眼看着也看向他的顾顺,很是公式的一笑道:“你去忙吧,谢谢你请的红酒。”

顾顺也有些遗憾的拍拍他的肩表示感谢,跟着工作伙伴出了门。
晚上他摸着自己的嘴巴心里忍不住叹息,果然是太久寂寞了,这一下看上了一个不可能再见面的小孩儿,又忍住想跟简直未成年的孩子行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想法,哥简直是楷模,还是帅的楷模。有些遗憾的咂咂嘴想着白天李懂湿润的大眼睛一点也不纯洁的睡着了。



根本想不到会发生在第二天的回国飞机上遇到了李懂而且李懂还是带着舞团出来巡演的老师根本不是大二的事情。

顾顺睡的很熟,就像以后和李懂躺在一起睡的那么熟。



【獒龙】平淡生活(上)

其实之前写过好几篇龙受向的同人文,都感觉不太顺畅就没发出来。这篇有缘咱们咱们下文见。





在有了小孩儿以后,这个家的意义和氛围就完全不一样了。

看着盯完小孩脸又盯着他猛看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有感而发想吟诗一首的张继科,马龙冷静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行,意义咱先不提,这个氛围是明显要往弱智低龄化走的节奏。

周雨来他们家玩的时候看到孩子有点震惊,看了他科哥一眼:“师兄这孩子…”
张继科抱着孩子心情大好的说:“来,宝宝,这是你周雨叔叔。”

周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继科怀里的宝宝,不知脑内是闪过了ABO生子还魔药设定更靠谱。诶嘿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张继科啊看这睁不开的三层褶儿小眼皮儿…



马龙觉得自己被刺激得简直屁股要抽筋。周雨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也是跟他科哥一样,盯完他又盯孩子又盯着他肚子最后一脸感慨的看着孩子,想唱歌。



各位,我们讲道理,如果这个世界的流向是这样,要孩子太可怕了。



在解释完孩子只是张继科表姐的孩子,短暂的在两个男人家里这儿待两晚之后,小雨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有点儿遗憾的表情。

小雨你?!马龙对于自己的肚子的危机感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周雨本身个性也是个小孩儿,牵着宝宝的手晃悠着玩,倒也帮了这两位不少忙。马龙一边收拾着心大的表姐留下的孩子需要的东西,一边看着张继科歪歪的瘫坐在沙发上圈着道哥温柔的看着小孩儿和周雨玩儿,偶尔小孩儿忍不住抓一把道哥的毛,道哥也乖乖的只是蹭蹭,软软的趴着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看会儿他爸,再看会儿那边的一大一小两个陌生人。



马龙看着这种意外竟有些温馨的画面,突然觉得,家里有个小孩儿还不错。



有这个想法简直就是大错特错!几个小时后被吵醒的马龙瞪着旁边装睡的张继科,简直想把小孩儿扔张继科身上,留这俩睡颜特像的又都折腾的他睡不着觉的家伙,卷款逃家。

在这里买二手本你一定要看的

我家宝宝出坑卖二手本子了!价格超级白菜,多为日漫、盗墓和全职高手,可以直接点进主页看出本的名单!虽说她不是处女座但是本子都保存的很好~看得我作为一个蹭她本子看的人都不好意思(咦

仓库:

这两天出本,很多妹子来买,我真的很感动,因为本来觉得要被放置play,结果很多妹子毫不犹豫来买下,还说我良心。

关于价格:

我其实良不良心呢,要我说,就是一个一般的转卖同人者的样子。不卖高价,但亦不是原价,原价基础上加了邮费的,有些喜欢的本就更贵一点,一方面犹豫出不出,另一方面其实就是最近缺钱氪白猫project,想回一下血,也想宽裕一点去求没求到的本(就是当你如歌!广告一下!有的妹子快快来啊!)。


关于瑕疵:

但是,本子有瑕疵,我是一定会说的。倒斗生死恋一刷,隐瞒瑕疵我能卖多少钱,估计各位心里都有数,但我就是拍下来瑕疵,我还拍最严重那张,买卖不是一个人的事,何况买回去同人本主要是为了开心,学不到什么知识的,隐瞒瑕疵是给自己、给对方不痛快。


关于品相:

所以,我真的要说明一下,这里卖的是“二手本”,是二手啊,不是一手的,虽然我很爱惜这些本子,但是天然老化、和某些时候不小心发生的意外我都会说出来。意外类,比如朱修合志封面出来一个很浅的圈,我都会拍出来,跟妹子详细说明。老化我会笼统地用几成新来表示。2013-2016年的本子,基本上是9成新及以上,2013年之前,基本上是8成新。不属于基本情况的,比如古老本老化严重,我会在聊的时候给你说明白的,真的不需要担心,因为我是懒人,除了个别本,买回来看两眼就放起来了。


关于包装:

统一采用报纸4层加塑料泡沫包装(就是那个按起来啪唧啪唧响的),这里特别对第一个买朱修本的妹子说一声抱歉,第一天上门取件时我不在,家人让中通把本子拿走包装去了,不晓得中通包装的怎么样,要是本子运输过程中出现问题,我愿意赔偿,赔到妹子满意的价格为止。


关于一些质疑:

有些妹子,因为我价格低于淘宝奸商,而对我产生质疑,觉得我卖瑕疵本。
倒好像卖高价是理所应当,卖低价就是偷鸡摸狗暗藏玄机了。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一页一页给你拍,但我也是个人,白天工作晚上包装,昨天包到11点,包完甚至没来得及肝白猫!我出本是为了氪金啊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掀桌!

对妹子态度不好时,妹子就当面给我指出来,我肯定好好道歉,不二话,就是你不买我态度肯定也改进,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但是对于完美主义的妹子,还请你回去看 关于瑕疵 这一条。

我敢在这里说,我的本,品相不会比高价贩子差,但我也没信心比他们好,如果有特殊要求,可以请求作者二刷,或者转头去买高价,我都没意见的。
其实现在卖出的本,很多都是有不少妹子反复来问,甚至有些提出出更高的价格,但我一般都卖给第一个来提的妹子。

可是要是真不信我,非要像对付敌人一样,让我来来回回拍10几张照片,还是不满意,把“疑点”圈出来,反复质疑,怀疑我隐藏瑕疵,那么请你离开,我宁可本子带着“瑕疵”留在我手里。


【孙撒】(拟犬)(极短)教学实践

LOFTER孙撒居然快200了!邪教一期也开熏!所以我来写拟犬了!大家公认的柯基撒(情不自禁写了个小短篇)


---------------------------------

小撒老师是我见过腿最短的柯基。
孙杨信誓旦旦的说道--虽然听起来很像骂人,可这无疑是孙杨心目中最符合撒老师的表扬了。--柯基美,就看腿!
撒贝宁趴在讲台上(“应该是站着吧”小尼老师如是说道),情不自禁抖了一下后腿,仰着脸看那只雪白蓬松的萨摩耶:“…咳咳,孙杨同学,这节课,我们在讲不同犬种交配注意事项…”
“是啊老师”,孙杨眨了几下眼睛,纯洁的看着小撒老师:“我这不是在进行交配前戏,先夸奖您嘛。”
一脸懵B的撒贝宁看着状似无辜还有着天使般笑容的小萨摩耶--虽小也比他高上两个自己--无语的都忘了阻止带头起哄嗷成一片的金毛沙溢“妈呀老刺激了你看傻柯基那脸哈哈哈哈”
屁天使。小撒老师灵活的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假装淡定的说:“孙杨同学,如果你刚才仔细听课的话,就会发现体型相差悬殊的犬种是不能交配的…”
狗狗的课堂再怎么克制也并不能像人类的课堂那样井井有条。
就比如说居然有同学叼着老师后脖子就跑这种事。
还有咱说实践就实践的行动力。
“啊撒老师,我发现你说的有点道理。”孙同学盯着自己精神焕发但苦于完全尺寸不符的下体道。
“……”卧槽啊卧槽啊下次再也不带刚成年发情期的狗了!小撒柯基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同学,你听没听说过三年以上五年以下,严重者七年?

-------------------------
所以结论就是大家快来拿肉砸我www(不)大家的肉文都写的好香好棒是我爱的wwwwALL撒也吃!(正直脸)

很简单,我讨厌麻将桌这种说法。也很讨厌狡辩。更讨厌有黑料还要去找别人挑事的做法。

Hiroshi美的我想跑圈想连下三碗饭想给他写一百篇文(不

(转推)妈哟好可爱好可爱w所以是商店街吗?沈总是花店老板吗w

【坂长】晚间巴士·上

原来写过电车痴汉的文,准博向,这次坂长是电车非痴汉主题哟哟哟。
(是的我知道我的爱好比较变态➡️)
实际上是因为看日本自助游的话从成田机场出发去哪里住有人推荐了这个交通方式www因为这个都会开脑洞的我简直➡️
其中坂本君的性格有受我看过的一篇德哈文的德拉克性格设定影响ww少女心的方面w
我也是一个行文随意心情起伏不定的人格分裂患者(不),所以这文是会逗比还是有肉我真的把握不了会变成什么样w(虽然依旧短篇)
这次尽量没有肉➡️
OK,正文开始:



坂本又一次坐上晚间大巴,从成田机场到大阪。
虽然车上条件十分不错,位置宽敞,提供免费的毯子,拖鞋甚至是网络。
但是经常需要移动的坂本并没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反而因为又要在车上蜷缩一晚而觉得烦躁不已。
不想承认是年纪的问题,但确实比以前更容易觉得乏,早上起来浑身酸痛。
坂本揉揉眉心,从坐上车就一直有股食物的香味,莫名让他有些倦。伸手关上头顶的照明灯,一拉座位调节器,准备调成床的位置赶紧睡一觉。
但是出乎他意料,座椅靠背发出“哐”的一声直接倒了过去,一同响起的还有轻轻的一声“哎呀”。
糟了。
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转过头去的坂本吃惊的发现后面发出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开灯,但是食物的香气似乎变得更浓郁了。
爬起来手忙脚乱去开灯的坂本才反应过来,似乎,自己把对方的吃的给打翻了?
大半夜的吃什么东西?
吐槽归吐槽,坂本还是伸手打开了照明灯,要去帮那个男人收拾自己导致的烂摊子。
不久前还在灯光下的坂本完全适应这股亮度,而由于椅背已经放倒光芒全都射在了身后男人的脸上。
所以坂本看到的就是坐在身后的男人眯着眼右手想要挡光,结果手里刚拿稳的碗又咣啷啷的摔在了地上。
祸不单行……!大叹倒霉的坂本嘴中就没停下抱歉,绕到后座去蹲下身擦滚倒在地上的汤汁和拉面。
拉面?!
大半夜,在一辆夜间巴士上吃拉面?
虽说味道确实是挺香。
男人也动了一下脚,似乎也准备蹲下身帮忙收拾。
“不用了,我就快———”就快弄好了。坂本不好意思的想跟无辜被牵连的男人道歉。抬头就看到逆光的一张微笑的脸。
那男人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笑起来如清风拂面,使得坂本内心的一匹孤狼都静静的卧在了草地上,身边开出一团团缤纷的花,鸟儿在空中盘旋,空气中弥漫着淡香,一架漂亮的小三角钢琴在流畅的自发弹奏着浪漫的乐曲......
等等等等停一下!意识里的坂本恨不得连扇自己两个巴掌。孤狼是什么回事!钢琴!钢琴别再弹起来了啊啊啊!!!
突然之间少女心爆棚的坂本君也只不过是意识中做个激烈的内心斗争,表面还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正经青年严肃脸,也丝毫没觉得这个漂亮的青年在逆光下看起来似乎还有点恐怖的气氛。
“我还没吃上几口呢。”青年低头离得坂本更近,笑着说道。
.....钢琴声自觉的停了。
坂本快速的站起身,轻轻的将碗放在了旁边青年的小桌子上。头保持着赎罪般的姿势准备掏心掏肺的道个歉。
“我特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排上的特别特别想吃的口味....”合着青年轻软的抱怨声,钢琴声又小心翼翼地慢慢响起。
坂本已经顾不得让心中的音乐停下来,他盯着完全不看他,手肘搁在小桌板上撑着脸,小声嘟囔的青年的侧脸。暖光下的白色皮肤泛着柔和的蜜色,连脸上细小的茸毛都似乎让心中发痒。
坂本决定忽略为什么要在大巴上吃面这个毫无情趣的问题。他先是实实在在的说了声抱歉,抽出一张名片:“你好,鄙姓坂本,是一名杂志评论员,在大阪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也对大阪的美食略有涉猎。为表赔罪,请您去一次大阪的名店。您看是否合适?”认真的坂本看起来让人信服的有种安全感,根本让人想不到他内心有只鼻孔朝天的孤狼。
唔还有钢琴,鲜花,小鸟,青草地……
伸手接过名片的青年看着名字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坂本....昌行君吗。”立即微笑起来的青年轻快的说到:“在下长野博。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天就拜托您了。”说罢转过头,往椅子里缩了缩。“晚安,坂本君。”
答应了答应了!空中的小鸟已经两两配对跳起了奇怪的桑巴,连钢琴旁都出现了一把发音清丽的小提琴。
...等一下!一天!叫长野君吗?这是答应了!名字真好听!
震的晕晕乎乎的坂本君僵硬的走到原来座位旁边,换了个椅子,调倒躺了上去。
在睡前他清楚的看到了心中的孤狼在音乐声中神色害羞的戴上了一枚蝴蝶结。
......蝴蝶结?


未完

(转推)唉哟太可爱了哟哟哟,喜欢这个推主的画风啦啊哈哈哈,治愈我因新碟(花钱)又喜又哭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