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fy林

最近沉迷无限组绿紫及紫总受,另外吃的是N团绿紫和v团紫受,另兴趣杂,三月热度。专业美术相关但热爱写文和不合格翻译。

【顺懂】旅行(上)

感谢上百个小红心!谢谢大家支持!这是另一篇文章,人设是两人退役后;本来滑雪那篇是准备一发完的,结果大家包括我亲友都说求后续,那篇也会更的,想讲讲李懂侧的想法和后续发展。每次都是一敲完直接发,欢迎捉虫!求大家在评论里和我交流交流!我会非常感谢的!





太热了。
李懂烦躁的觉得。热得似乎像是还是身处在干燥高温的沙漠,眼前还有枪林弹雨一刻不能喘息。他强迫自己睁开眼,偏了一下头,发现天色已经有些亮了。

还好,迷迷糊糊中的他心情不禁好了一点儿,为这烦躁中的一点点儿值得开心的事:醒来不是充满未知的黑夜太好了。然后才慢慢的转醒,哦,那天色并不是以前执行任务时的野外,而是在宾馆。
还是在欧洲的宾馆,大冬天的没有暖气只有空调,热风也不算好,昨晚洗完澡出来还是挺冷的……等等,那怎么这么热?

反应过来才发现眼前的被子似乎厚的有些异常,还特别紧。
李懂迷糊的不耽误手指使力气,抽了好几遍被子都拽不起来。他有点烦的又拽了一把,居然拽到了一个有点硬度的东西。李·有时候会被吓到就震一下·懂被吓了一跳,赶紧又摸了摸才发现是顾顺的胳膊。

嗨呀好烦呀。顾顺颇有些霸道的又给他糊了一层被子,胳膊还用力地箍着。
他热得不行,一瞬间又觉得幸福的很。但是李懂还是有点小报复心的隔着被子扭了一把顾顺的胳膊,就这么热着又睡过去了。


这种小插曲对李懂来说经常是第二天清醒后就会忘掉的东西,所以凭借着多年如一日的良好生物钟,两人早早地差不多时间都醒了。

——之前在家里李懂谈起这件事时还说,你看,不在前线这么多年,咱还跟当初保持一样的习惯。


顾顺懒洋洋的侧躺在沙发上,手肘托着腮,有点含混不清地道:“哪一样了?”

李懂:“睡觉习惯啊。”

顾顺抬眼看了一眼坐在书桌前捧着相册的李懂,一下躺下,两手背在脑后舒舒服服地才道:“小李同志啊,咱当年那行军床宽窄撑死了不到一米,哥想抱着你睡觉那都是有心思没条件啊,哪像现在……”
说罢居然条件反射地看向李懂准备随时住嘴。


李懂没抬头都知道顾顺一副家教很好的样子看着他。他目光没从看着的相册上挪开,笑着倒没反驳他。

哎人不能老怀念当初啊,一开始怀念就显得自己老了。———


李懂眨眨眼,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的状态,唯一不大习惯的则是不同于自家的天花板;
他们住的这间房间是欧洲郊外的一栋民居,房子整洁舒适,就是精致的欧式花纹壁纸,又软又大枕着不舒服的枕头,和同样软的不像话导致睡起来腰痛的床垫,提醒着他们这是不同于他们习惯的环境。

要说提出要去欧洲旅行这个主意的人,其实还是顾顺。用他的话讲就是:“这么多年咱俩净去穷地方边打枪边约会了,现在闲了那不得去点好地方享受享受?!”

再说顾顺有个小心思,罗星现在在体制里呢,不退休甭想轻易拿到护照自个儿出国玩儿!

李懂表示“你这都多少年了,不当狙击手了还跟星哥处处较劲呐?”

“嗨”,顾顺也照常嘴硬,“这不罗星先跟我显摆体制内,待遇好,什么吃饭买东西,连去动物园都是免费的,我这不得也给他看看我们俩小日子过的不差吗。”

李懂想起两人一见面也学着不直接怼,而是拐着弯儿说酸话恶心对方,心里觉得好笑,同意了来欧洲玩一圈。

他没跟顾顺说的是,他也想把这趟当成多年之后补上的蜜月旅行。
俗气,却让人开心。

【顺懂】滑雪

想写一个在陌生的领域无所适从的精英顾顺w本来想安排两人还是军人身份休假去,但是查了一下发现特种兵真的太厉害了,无论什么方向(包括滑雪)都有过训练,连原来剧情也是顾顺比李懂滑索滑得快看着后面李懂叹气ww


顾顺在真正踏上雪地之前,没有想到周遭环境这么的震撼。
要说对于一个东北人来说,下雪并不罕见,而且大雪更是年年有,要说他只不过是因为换了个地方就因此震撼,那倒是夸张了;只不过冬天家里大雪下的再厚,那也是穿着棉鞋在里面趟来趟去,要不就是有情趣的打个雪仗,跟雪那是在玩耍。
而现在,则是第一次穿着厚重奇异的滑雪鞋拽着有些分量的滑雪板,在有一半都是人造雪的硬雪地里,跟雪奋斗。
顾顺叹了口气。因公事陪着合作伙伴到欧洲出差,恰好离着雪场也近,合作伙伴又有这兴趣,打包票自己没教会了小一百那也是教出过二位数的朋友,便一起来号称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滑雪场滑雪去了。

可叹他想的可美,真正坐着缆车上到山上,顾顺一下缆车便出溜摔了个大跟头,他人高马大重心偏高,使了不小的力气都站不起来,连声叫他合作伙伴,可打眼一瞧,平日里严肃端庄的社会人打着呼哨一溜烟不知滑哪儿去了。
得,顾顺小声嘟囔一声,看了周围的人怎么滑,好不容易积攒了点信心,再往下白茫茫的山坡一看,又有点心惊胆战。
他好歹用的是最简单的双板,心里想着哥什么不会学习能力那么强长得又帅钱又多滑雪那不是分秒的事儿!也学着旁边的人两脚内八,拉开架子就向下滑。

不到10分钟摔了至少五个跟头的顾大帅哥表示自己想太多了。

感觉自己膝盖都摔青了的顾顺自己一个人还不忘跟自己一人在那啰啰嗦嗦:“哎哟我的妈呀哥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唰地一声,顾顺只见自己面前停了个用单板滑雪的人。

“中国人?”那人用不大的声音问了一句。
顾顺抬头,是个年轻的大眼睛男孩儿,低着头问他。
“唉对对对,”顾顺刚刚净见金发碧眼的一圈老外了,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禁一乐,一笑露出俩虎牙。
他伸出手,以为那站他面前的男孩来扶他,结果没想到那男孩一脸认真的跟他说:“一看你就不会滑雪,既不会刹车,连摔跤怎么摔都不知道,到这里来干嘛,对下面的人很危险的!”

顾顺一愣,瞅着那男孩儿一脸认真微微皱眉的神态,也没生气,挑着眉道:“那你教教我好不好?”

那男孩儿歪头看了他一眼,居然也没说不好, 啪啪两声把鞋从单板上卸了下来,低着头看顾顺说:“你这样确实不安全。那你要能靠自己从地上站起来,我就教你。”

顾顺还充满自信的向他展眉一笑,结果没想到折腾到防水的滑雪服里都有汗了,他还做不到站起来。那男孩儿终于忍不住指点他:“撑着你的手杖从单侧撑起身体……”

顾顺试了一下果然顺利站起来了,有点小兴奋的看着那男孩儿说:“哥学习能力还不赖吧?”

那男孩儿点点头,露出了两人见面后第一个小小的笑容,道:“还行,那我开始教你姿势吧。”

顾顺伸出刚刚就被晾一边的右手,“还不知道老师叫什么名儿呢,我顾顺,顺利的顺。”

看着像刚成年的男孩儿这才握了一下他的手,隔着两层厚厚的滑雪手套,也觉得对方窝的力气极大:“我叫李懂,懂事的懂。”
顾顺猜对方是个在当地上学的小孩儿,却也叫着“李老师来教教我呀”的叫的毫无心理压力。

这个小男孩儿--现在得叫李懂了--就像他对顾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又认真又负责,神态成熟的像个小大人。
顾顺被李懂指着学着怎么正确的摔跤,怎么样是正确的姿势,怎么样刹车怎么样转弯的过程中,还能一心二用抽个空来观察旁边的小老师。看他认真的大眼睛和说话时就放松挂着笑的嘴角。

终于在一次成功的刹车后,顾顺停下来扶着腰和李懂平视:“唉,老师啊,哥这滑得挺有起色吧?”

李懂瞟他一眼:“早着呢顾同学,终于学会刹车不过是你的第一步。”

顾顺盯着他漂亮带着笑意的眼睛,心想这小孩长得真是好看,一开始严肃的时候就清秀,现在对自己一笑更是好看的眉目含春。想着就脚下不禁一滑,手也不老实的往在下坡的李懂身上扑:“哎呀站不稳啦—”还只穿着滑雪鞋站在雪地里的李懂自然不像在板上移动的那么快,伸手想扶住顾顺,结果重量级不在一个级别的李懂被带的跟顾顺缠在一起摔在了地上。

顾顺缠着李懂一起摔在地上,也甭提什么正确姿势了,又一下跪在地上,伏着身子看仰躺在地上的李懂。李懂在摔得时候短暂的闭上了眼睛,现在被疼刺激的颤了两下睫毛睁开眼睛看向上方;不过几秒的时间,因顾顺死盯着李懂的脸,那几下颤抖仿佛是慢动作映入顾顺的眼睛,顾顺看清这男孩儿眼上一颗小痣,还有又长又浓密的睫毛颤动着,像是在骚动着自己的心脏。

顾顺一边对自己无声地唾弃着种马思想哎人这还是个小孩哥简直不是人,一边还是死盯着身下人的脸。

李懂看清现在是怎么个姿势,居然脸红了。
伸手便要推双手撑在地上的顾顺起来。顾顺仿佛福至心灵,比在商场上勾心斗角还要快的作势一倒:“哎呀李老师真不好意思,我跪着起不来~”

随着顾顺离自己的脸距离越来越近,李懂的脸也越来越红,但是还是信以为真的赶紧爬起来,想要帮顾顺解开鞋和板子的机关,想让他站起来。

顾顺眯着眼看着李懂脸上还有没消去的红晕,手上还帮着自己下板,露出了一个游刃有余的笑容。

之后顾顺好好跟着学,再没做什么妖,凭借着强大的学习能力居然也很快的熟练掌握各种姿势,李懂不禁也赞叹这看着就像成功人士的人吧什么专业都学的又快又好。

顾顺拉着李懂的手是左捏右握:“哎呀今天真是多亏了李老师,你看哥这技术真是一日千里!真得请李老师好好吃个饭!你看你也没正经好好滑。”

李懂想抽自己的手居然一下没抽出来,别过脸道:“没事,我自己滑也没什么意思。我滑得又快,这几圈一会儿的事。”

“嘿李老师滑得快这可就是在嘲讽哥了昂,这不得比试比试!”顾顺握紧滑雪杆居然也向李懂挑衅地一笑。

李懂向他活泼地一笑,帅气的快速登上单板,唰的一秒就滑出去了一大段距离,绕了一个S形后,停下转身,看着顾顺歪头调皮地笑着,仿佛在说你看我滑得快不快。

顾顺捂着自己的心脏。

天哪,这小孩儿,太可爱了,直击哥的心脏。哥简直是在犯罪。





在滑得天快黑的时候顾顺邀请李懂和他一起进了附近一个小酒馆去喝点酒暖暖身子。

顾顺看着摘下滑雪镜和帽子居然更显小的李懂,迟疑着问他:“你是在这儿留学吗?上大几啊?”

李懂看他一眼,抚摸着低下眼睛看着装着热红酒的杯子,“大二”。


之后两人相谈甚欢,顾顺一边心想着罪过罪过一边还是看着李懂饱满的唇瓣心里开心的不行。

一天没见着顾顺的合作伙伴进了小酒馆才想起晾了他一天的事实,过来就赔罪想带着顾顺去点当地饭馆赔个不是。李懂看着没什么不快的慢慢喝着热红酒,抬眼看着也看向他的顾顺,很是公式的一笑道:“你去忙吧,谢谢你请的红酒。”

顾顺也有些遗憾的拍拍他的肩表示感谢,跟着工作伙伴出了门。
晚上他摸着自己的嘴巴心里忍不住叹息,果然是太久寂寞了,这一下看上了一个不可能再见面的小孩儿,又忍住想跟简直未成年的孩子行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想法,哥简直是楷模,还是帅的楷模。有些遗憾的咂咂嘴想着白天李懂湿润的大眼睛一点也不纯洁的睡着了。



根本想不到会发生在第二天的回国飞机上遇到了李懂而且李懂还是带着舞团出来巡演的老师根本不是大二的事情。

顾顺睡的很熟,就像以后和李懂躺在一起睡的那么熟。



【翻译】【成庆】西给犬1·下

刚发的被吞了…成庆向1/8X注意哦
下章TEGOMASSU喵登场!超可爱!






“那,先生的原稿呢?”
确实乍一看先生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就希望能干净利落的让小山完成工作,然后能快点带我出去散步。所以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的先生真的是比以往更让我火大。

“啊、那个啥,我原稿是写完了,但是…”
“但是?”
“但是不拿稿费跟我交换的话不行哦。”
“稿费?可是稿费不是我负责给,而是出版社负责给啊。”
“不是那种东西!”
面对激动的先生,小山无奈的歪着头:“先生…那你就直接说你想要什么吧。”
先生一把抓住少见的有点强硬口气的小山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的身侧。
“先,先生…”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这里被关了一个周!”
先生维持着紧紧抱着小山的状态,把脸埋在他细长的脖子旁。
“好想做…”一边这么说着的先生,一边把手轻轻地滑到小山小巧挺翘的屁股上。

“等一下!SHIGE!我今天三点前必须要把原稿拿回去!”
直接选择了无视的先生轻咬了下小山的耳朵,让他忍不住鼻中漏出了几声轻哼。
“啊…现在真的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啊!”
虽然一直在说着不行不行,但是小山根本没用力这一点连我都能看出来。
“说实话,明明你很期待呢。”
先生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微微笑了一下,更加肆无忌惮地抚摸起小山的身体。
“期…哪有期待!明明是SHIGE的触摸方式太工口了!” 从腰带处伸进小山裤子内去的先生的手,每一下的转动都使得小山不由得震颤着。
唉…
这是要在这里直接…

“SHI…SHIGE!西给在这里看着呢!”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其实“先生”只不过是大家叫他的方式而已,他的名字其实叫加藤成亮。
在工作场合被尊称为“加藤先生”,而在私底下却被小山昵称为“SHIGE”,然后就和我的名字重名了!
为什么要特地指出是私下被这么叫呢,是因为小山跟加藤先生之间是被人类称为“恋人”的关系。

我因为好几次都目击这种状况,所以在我的理解中,大概“恋人”指的是会做出“交/尾”这种行为的两方吧。

“难道不是越被看越兴奋吗?小山桑有变态潜质哦。”

要说真心话的话,明明是被小山的害羞姿态萌到的先生才是真真正正,板上钉钉,从头到尾,从内到外,完完全全的变态。
身为一个小说家,先生确实应该得到很多“稿费”,但是先生把这个当作借口,强迫小山做了很多H的事情。
然后那个时候小山也一定会说“SHIGE个变/态!”

我是没看到过别的人类之间的交/尾,所以不大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啦,但是听小山平常的抱怨中,我明白了会在交/尾中用“玩具”啦,“女装”啦这种东西的就是变态呢。
人类真是很难懂啊。
等反应过来,小山的身上也不剩什么衣物蔽体了。
“等下,SHIGE!保护措施呢?”
“啊,忘在寝室了,但是润滑我拿了哦。”
“为什么忘了保护措施反而记得拿润/滑啊!!!”
“因为这个绝对必要啊…”
“话说这样的话还不如去卧室?又什么都有。”
“不。我已经忍不住了。”

对于一直转移重点的小山,先生转过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小瓶子,开始往手中挤润滑剂。
“小山,趴下背对着我。”
一直都是用着人类间各种各样的姿势来交/尾,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用的好像是跟我们犬类一样的姿势。
但是实际上小山最讨厌这样的体位了。
“等…这么早天这么亮,而且不要在这个地方!”
这样说着的羞耻的小山,就算不是人类也觉得诱/惑的很。
“为什么?没关系啦反正谁也看不到。”
“有在看啊西给在看啊!”

在看着哦。
完全目不转睛地,不眨眼到眼睛酸痛的在看着哦。
要说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我最最最最最喜欢小山了,如果我变成了人类肯定只会跟小山交/尾!!

“有狗在又无所谓啊,不是一直都在吗?”
是的。一直都会紧盯着看的,看不到的时候也会竖着耳朵仔细听,同时也会使劲闻味道。
“但是好羞/耻啊…”
脸颊和耳朵都染上粉红色的小山真是让人无法抗拒,我的主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一边说着真是忍不了了一边把小山转了过来。
“既然讨厌背后位的话那就骑/乘吧。”
“哈?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为了不让小山背痛,变成我背痛不是挺好的嘛。”
完全无视小山“去卧室不就好了嘛!”的意见,先生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到底哪个体位好呢。
考虑了数秒后,小山一把推倒先生,脱掉自己的内/裤,跨在先生的身上。
嗯…怎么看起来都要变成名叫“骑/乘”的这个姿态了…
这种方式的话,我就不能好好观察小山的脸了。
“好积极啊你。”
先生倒了润/滑/剂的左手伸向小山的隐秘之处,小山被冰凉的液体冷的不由抖了一下。
之后就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咕唧的水声,和小山又高又媚的声音:
“啊…嗯…啊嗯…”
被粘度很高的水声刺激的同时,我的鼻子也被性/事中满满的荷尔蒙引诱地不停的嗅来嗅去。

“小山,知道现在是几根吗?”
啊,这大概是在问先生的手指的根数。
小山唔唔的喘息着,虽然很羞/耻,还是乖乖的回道“两根…”
“正确答案是三根。话说小山,两根跟三根都搞不清,果然是和我做的太多变得不够紧了嘛。”
唔啊,真是过分。
小山瞬间眼角漾出泪滴:“啊…不,不紧什么的…你…真的是…嗯…”
坏心眼的先生一下抽出埋在他体内的手指,为了堵上想要抗议的小山的嘴,一气把自己已经十分精神的东西插:了进去然后激/烈的开始动了起来。
“不…啊啊啊…啊…”
之后房间内只剩小山的甜度极高的喘/息声,我也有幸从头到尾好好的观察了小山情/动时的表情。


“先生…”
小山的声音简直是有实感一般的让房间的温度降了至少三度。
一脸欲/望满足后的先生,假装看不到围绕在小山身周仿佛有实体般的愤怒,一脸无辜地问道“怎么了?”
“这…不是比说好的页数少了30多页吗?!”
接过“原稿”浏览完的小山啪的一声把它摔在桌上。 比起被吓得嗖的跳起来的我,先生则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哎呀,这不是写长篇写烦了吗,就想写点儿跟以前不一样的短篇啊…”
豪爽地笑着的先生根本没有发现的是…
小山的表情…完全没有半点温柔之气的小山的脸…
简直愤怒的和般若一样可怖!!

在那之后两周,先生被小山不知道带到那里去了,再没回来过…
只不过,对于我来说仿佛是梦一般美好的两人(?)独处的日子开始了!
“西给~我回来了,今天也有乖乖的吗?”

(小山!!!)
“汪!!!”

我之前一点都不讨厌前团员,但是我在偶然搜我团时出现的脏人眼的话实在是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粉…嗯,我讨厌的只有毒唯

【翻译】西给犬1·上

设定见上一篇,本篇庆成庆无差,就当看可爱的西给犬和小山的片段就好。
·为区分,SHIGE本人为SHIGE,主角西给犬用“西给”来表示。
·西给犬的内心活动用括号来表示
·无授权翻译




吾辈乃犬是也。 

名字是西给, 

今年三岁的长得非常健康精神的成年犬。

 只不过所谓的“犬种”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清楚啦。


 “狗子,吃饭了。”

 这家伙是我现在的主人, 名字叫“先生”。 

我之前那位主人可是非常宠爱我的,我也非常喜欢他。 但是现在他却不在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什么理由,他突然有天就消失在我眼前了。之后我就被带到名叫“先生”的这个人家里了。

 说实在话,我对这家伙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

 这家伙完完全全不喜欢我, 

虽然给我喂饭但是根本不带我去散步;

 给我睡的地方但是根本不跟我扔球的游戏。

 我初次到这个家的时候,先生看起来一脸超级嫌弃的看着我。 

然后立即背着我说道:“真麻烦啊,但是毕竟是那家伙留下的东西啊…” 虽然这句话的意思我不能全懂,但是大概的意思我还是懂的。 也就是说,有什么无法避免的事情发生了,他勉强地接受了我。 

所以说,现在的状态就是,他跟我的交流只限于为了生存所需,再多余的一句话都没了。

我们之间互相只不过是“住在一起”的关系,也没更进一步,也不至于更差。真是十分寂寞又可怜的关系啊…这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值得开心的事情的!


 “先生—我来拿原稿啦”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的尾巴BIU地竖了起来。 

鼻子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我在窝里就能嗅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加藤老师—?别躲在里面了,快点出来吧!” 

我趴在地上,内心万分期待那家伙的出现。 耳边传来地板上咚咚的脚步声,那家伙慢慢的走近了我所在的房间。 仅仅是听到声音都让我不禁越来越兴奋。 终于那家伙出现在了面前。


 “先生—?诶不对…不是SHIGE是西给啊!” 看到这张温柔的笑脸,我再也忍不住了。 

(小山!!)

 “汪!!!” 

“哇啊啊,好痒啊!等下西给!” 

等不了了!我一直超乖的等着!所以现在根本等不了了!!

小山散发着甜甜香味的脖子,还有柔软的嘴唇,我忍不住一直在不停不停的舔着呢。 

小山浑身都散发着好闻的味道,无论舔哪里都是甜甜的超好闻! 


(小山!) 

“汪!” 

“等一下等一下!西给,坐下!” 

啪嗒。 

唔…可恶,我果然完全无法抵抗“坐下”这个词… 但是我虽然很听话的乖乖坐着,尾巴还是忍不住的啪飒啪飒的来回扫着地。


 “都说了要等一下嘛,西给!”

 “呜…”

 “啊,别发出这么可怜巴巴的声音啦…真拿你没办法,好啦,过来?” 

(小山!小山!)

 “汪!汪!” 

“唔啊西给!等一下…别…别舔啦西给!” 


只听突然啪地一声,门开了。

 “别再这样让其他人误会的给狗取和主人一样的名字啊”

听到这个一直都听不惯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而且跟我玩的小山立马看向了声音的主人,本来一直兴致盎然的我的尾巴噗通一下就垂下来了。


 “啊SHIGE!别装没看见过来帮我一下啊!” 

“什么呀,比起我,你更优先关心这家伙啊。” 

“唔…” 

“…真是的” 

先生叹了口气,对着我喊了声“狗子,回窝去!” 

果然对于这样的指示我的身体无法抵抗,乖乖的回到了我喜欢的毛巾铺着的窝里,啪嗒地又趴回了地上。


 小山呢,做着被人类叫做“编辑”的工作,要从这个家里被称为“小说家”的主人那里一直收被称为“原稿”的纸所以经常会来。 

而且,我超级超级喜欢这个闻起来又好闻又很柔软的小山!


 “先生,有好好的带西给去散步吗?” 

“…嗯?啊有…” 

骗人!自从上次小山来家里之后我一次都没有再被带出去过! 

感觉先生不想被小山训,所以总是撒这种谎。


 “说起来比起这种事,你不是来取原稿的吗?” 

什么叫比起这种事!散步对于我来说是超级超级重要的事情!! 

但是小山很容易被人带跑话题,所以先生总是这样圆滑的转换话题。


 “哦对对!加藤先生!快把原稿拿来!”

(小山…)

 “呜…” 

“西给,我拿到原稿就陪你一起散步哦!”

(小山!!)

 “汪呜—!!” 


果然小山最好啦!!




下章成庆向H预警~

【翻译】【成庆】西给犬(设定篇)

大家好,这里是Yofy,最近无限沉迷于成庆/ALL庆,被这样一篇文章萌到无法自拔!擅自翻译,如有不妥,请告知。【本篇作者已一年以上没有更新,故只翻设定集和已有的两章,当短篇萌文看就好】





【登场人/动物】

西给
加藤饲养的狗
三岁的雄性
犬种不明
头脑十分聪明
喜欢的东西:有小山体味的东西


加藤成亮
小说家
28岁
好青年但是变态/小山的恋人
喜欢的东西:小山的脖子 小山的腿 小山的腰
(原作者用平假名和片假名区分西给犬和SHIGE,我则选择用西给代指狗狗,SHIGE表示加藤先生)

小山庆一郎
编辑
31岁
天然,容易被别人的感情影响/加藤的恋人
喜欢的东西:西给的气味/加藤的感觉/TEGOMASSU的肉球



TEGO和MASSU
小山养的猫,兄弟
分别是三岁和四岁
TEGO:自由奔放爱撒娇但是有点认生
MASSU:有点神经质,爱吃但是傲娇
喜欢的东西:
TEGO:庆喵︎︎︎♥
MASSU:给自己喂食时的小山



西给犬是...?
它是加藤旧友遗留的狗,加藤非常简单的给他取了“西给”这样的名字。不喜欢动物的加藤明明给取了名字,但是大部分时间只叫它“狗”,跟它的交流也是尽量能避免就避免。
西给其实不知道怎么跟他这位新主人相处。
拯救了西给的是,兼任加藤编辑及恋人的小山。
比起主人加藤,西给更喜欢小山!

这样一个幻想喜剧,同时第一章会多少涉及一点工口

【獒龙】平淡生活(上)

其实之前写过好几篇龙受向的同人文,都感觉不太顺畅就没发出来。这篇有缘咱们咱们下文见。





在有了小孩儿以后,这个家的意义和氛围就完全不一样了。

看着盯完小孩脸又盯着他猛看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有感而发想吟诗一首的张继科,马龙冷静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行,意义咱先不提,这个氛围是明显要往弱智低龄化走的节奏。

周雨来他们家玩的时候看到孩子有点震惊,看了他科哥一眼:“师兄这孩子…”
张继科抱着孩子心情大好的说:“来,宝宝,这是你周雨叔叔。”

周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继科怀里的宝宝,不知脑内是闪过了ABO生子还魔药设定更靠谱。诶嘿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张继科啊看这睁不开的三层褶儿小眼皮儿…



马龙觉得自己被刺激得简直屁股要抽筋。周雨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也是跟他科哥一样,盯完他又盯孩子又盯着他肚子最后一脸感慨的看着孩子,想唱歌。



各位,我们讲道理,如果这个世界的流向是这样,要孩子太可怕了。



在解释完孩子只是张继科表姐的孩子,短暂的在两个男人家里这儿待两晚之后,小雨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有点儿遗憾的表情。

小雨你?!马龙对于自己的肚子的危机感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周雨本身个性也是个小孩儿,牵着宝宝的手晃悠着玩,倒也帮了这两位不少忙。马龙一边收拾着心大的表姐留下的孩子需要的东西,一边看着张继科歪歪的瘫坐在沙发上圈着道哥温柔的看着小孩儿和周雨玩儿,偶尔小孩儿忍不住抓一把道哥的毛,道哥也乖乖的只是蹭蹭,软软的趴着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看会儿他爸,再看会儿那边的一大一小两个陌生人。



马龙看着这种意外竟有些温馨的画面,突然觉得,家里有个小孩儿还不错。



有这个想法简直就是大错特错!几个小时后被吵醒的马龙瞪着旁边装睡的张继科,简直想把小孩儿扔张继科身上,留这俩睡颜特像的又都折腾的他睡不着觉的家伙,卷款逃家。

在这里买二手本你一定要看的

我家宝宝出坑卖二手本子了!价格超级白菜,多为日漫、盗墓和全职高手,可以直接点进主页看出本的名单!虽说她不是处女座但是本子都保存的很好~看得我作为一个蹭她本子看的人都不好意思(咦

仓库:

这两天出本,很多妹子来买,我真的很感动,因为本来觉得要被放置play,结果很多妹子毫不犹豫来买下,还说我良心。

关于价格:

我其实良不良心呢,要我说,就是一个一般的转卖同人者的样子。不卖高价,但亦不是原价,原价基础上加了邮费的,有些喜欢的本就更贵一点,一方面犹豫出不出,另一方面其实就是最近缺钱氪白猫project,想回一下血,也想宽裕一点去求没求到的本(就是当你如歌!广告一下!有的妹子快快来啊!)。


关于瑕疵:

但是,本子有瑕疵,我是一定会说的。倒斗生死恋一刷,隐瞒瑕疵我能卖多少钱,估计各位心里都有数,但我就是拍下来瑕疵,我还拍最严重那张,买卖不是一个人的事,何况买回去同人本主要是为了开心,学不到什么知识的,隐瞒瑕疵是给自己、给对方不痛快。


关于品相:

所以,我真的要说明一下,这里卖的是“二手本”,是二手啊,不是一手的,虽然我很爱惜这些本子,但是天然老化、和某些时候不小心发生的意外我都会说出来。意外类,比如朱修合志封面出来一个很浅的圈,我都会拍出来,跟妹子详细说明。老化我会笼统地用几成新来表示。2013-2016年的本子,基本上是9成新及以上,2013年之前,基本上是8成新。不属于基本情况的,比如古老本老化严重,我会在聊的时候给你说明白的,真的不需要担心,因为我是懒人,除了个别本,买回来看两眼就放起来了。


关于包装:

统一采用报纸4层加塑料泡沫包装(就是那个按起来啪唧啪唧响的),这里特别对第一个买朱修本的妹子说一声抱歉,第一天上门取件时我不在,家人让中通把本子拿走包装去了,不晓得中通包装的怎么样,要是本子运输过程中出现问题,我愿意赔偿,赔到妹子满意的价格为止。


关于一些质疑:

有些妹子,因为我价格低于淘宝奸商,而对我产生质疑,觉得我卖瑕疵本。
倒好像卖高价是理所应当,卖低价就是偷鸡摸狗暗藏玄机了。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一页一页给你拍,但我也是个人,白天工作晚上包装,昨天包到11点,包完甚至没来得及肝白猫!我出本是为了氪金啊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掀桌!

对妹子态度不好时,妹子就当面给我指出来,我肯定好好道歉,不二话,就是你不买我态度肯定也改进,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但是对于完美主义的妹子,还请你回去看 关于瑕疵 这一条。

我敢在这里说,我的本,品相不会比高价贩子差,但我也没信心比他们好,如果有特殊要求,可以请求作者二刷,或者转头去买高价,我都没意见的。
其实现在卖出的本,很多都是有不少妹子反复来问,甚至有些提出出更高的价格,但我一般都卖给第一个来提的妹子。

可是要是真不信我,非要像对付敌人一样,让我来来回回拍10几张照片,还是不满意,把“疑点”圈出来,反复质疑,怀疑我隐藏瑕疵,那么请你离开,我宁可本子带着“瑕疵”留在我手里。


【孙撒】(拟犬)(极短)教学实践

LOFTER孙撒居然快200了!邪教一期也开熏!所以我来写拟犬了!大家公认的柯基撒(情不自禁写了个小短篇)


---------------------------------

小撒老师是我见过腿最短的柯基。
孙杨信誓旦旦的说道--虽然听起来很像骂人,可这无疑是孙杨心目中最符合撒老师的表扬了。--柯基美,就看腿!
撒贝宁趴在讲台上(“应该是站着吧”小尼老师如是说道),情不自禁抖了一下后腿,仰着脸看那只雪白蓬松的萨摩耶:“…咳咳,孙杨同学,这节课,我们在讲不同犬种交配注意事项…”
“是啊老师”,孙杨眨了几下眼睛,纯洁的看着小撒老师:“我这不是在进行交配前戏,先夸奖您嘛。”
一脸懵B的撒贝宁看着状似无辜还有着天使般笑容的小萨摩耶--虽小也比他高上两个自己--无语的都忘了阻止带头起哄嗷成一片的金毛沙溢“妈呀老刺激了你看傻柯基那脸哈哈哈哈”
屁天使。小撒老师灵活的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假装淡定的说:“孙杨同学,如果你刚才仔细听课的话,就会发现体型相差悬殊的犬种是不能交配的…”
狗狗的课堂再怎么克制也并不能像人类的课堂那样井井有条。
就比如说居然有同学叼着老师后脖子就跑这种事。
还有咱说实践就实践的行动力。
“啊撒老师,我发现你说的有点道理。”孙同学盯着自己精神焕发但苦于完全尺寸不符的下体道。
“……”卧槽啊卧槽啊下次再也不带刚成年发情期的狗了!小撒柯基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同学,你听没听说过三年以上五年以下,严重者七年?

-------------------------
所以结论就是大家快来拿肉砸我www(不)大家的肉文都写的好香好棒是我爱的wwwwALL撒也吃!(正直脸)

很简单,我讨厌麻将桌这种说法。也很讨厌狡辩。更讨厌有黑料还要去找别人挑事的做法。